主页 > 行业新闻 > >> “迷之自信”的台湾经济

  2020年以来,新冠病毒肆虐全球,各国家及地区为防控疫情,纷纷采取封城、封闭边境、限制人员活动等严格管制措施,致使全球需求近乎停摆,国际原油与原物料价格重跌,世界经济陷入衰退风险,中国台湾地区亦未能例外。依靠祖国大陆经济的快速复苏,台湾经济实现逆势增长,但产业发展冷热不均,致使贫富差距加速扩大,岛内社会进一步撕裂。2021年,台湾经济基本上会延续好转与平稳增长态势,但仍面临岛内民生议题凸显、全球疫情管控以及中美博弈等多方面因素叠加共振,不稳定、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多,发展仍面临诸多困境。

  据台湾地区统计部门统计,台湾经济2020年前三季度增速分别为2.51%、0.35%及3.92%,预估全年增速为2.54%,为少数几个保持正增长的亚太经济体,位居“四小龙之首”。台湾地区经济主管部门归纳取得“好成绩”的原因有三点,包括“出口超预期反弹”“加码投资刺激经济”“当局努力推动纾困与振兴方案”。

  对外出口表现良好,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最大动能。据台湾地区国际贸易主管部门统计,2020年1-11月,台湾地区对外贸易总额为5715.76亿美元,同比增长2.37%。其中,出口额为3123亿美元,同比增长4.2%;进口额为2592.77亿美元,同比增长0.23%;贸易顺差530.22亿美元,同比大增29.28%。按主要出口地观察,2020年1-11月对中国大陆(含香港地区)、美国及日本出口分别增长14.04%、9.49%及0.28%,对“新南向18国”及欧盟则分别衰退4.84%及6.09%。从出口产品种类看,累计1-11月出口货品中,受惠于5G应用及宅经济拉动,电子零组件出口增长20.34%(其中集成电路增长22.09%),资通与视听产品增长15.14%。据台湾地区统计部门统计,前三季度海外净需求对台湾地区经济增长贡献高达1.86个百分点,成为推动经济恢复增长的最大动能。其中,第三季海外净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高达4.04%,超过3.92%的GDP增速,连续两季净需求贡献超过经济增速,是自2011年以来第二次。

  在中美博弈及疫情影响下,蔡当局加大官方及公营企业投资力度,继续推动台商回流,增加就业机会,稳定经济基本盘。据台湾地区统计部门统计,前三季度官方投资同比增长8.93%、公营企业投资同比增长34.76%,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分别为0.23及0.32个百分点。民间投资方面,因台湾为外向型经济体,岛内业者投资多立足国际经贸形势变动。2020年以来,蔡当局积极推出多项优惠政策,推动台商落实岛内投资,意图激活民间投资。据台湾地区经济主管部门统计,截至2020年12月4日,“投资台湾三大方案”已吸引740家企业超过11491亿元新台币投资,预估创造96441个本土就业机会,预计2020年将促成约3749亿元新台币投资到位,可为GDP贡献1.7个百分点。需要注意的是,包括台商回流在内的民间资本形成部分,自2019年贡献经济增长的1.96%之后,2020年第二季开始已经呈现降温,未来将回归常态。

  编列“纾困特别预算”拉动消费和投资需求。蔡当局于2020年3月通过“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防治及纾困振兴特别预算”,并连续追加两次特别预算,累计金额达4199.47亿元新台币,针对零售、餐饮、商圈、夜市等内需产业、制造业、农业、交通运输及观光业等加大纾困力度。据“国发会”统计,截至2020年10月28日,现金发放1269亿元新台币,惠及516万人;融资贷款已核准2.5万元新台币,纾困约133万户,并协助约695万个个人、家庭、业者减轻负担,总计共1344万个人及企业受惠。

  K型经济复苏隐藏多重风险 2020年台湾经济增长主要来自于对外贸易,在疫情冲击下,受益产业与群体有限,对大多数岛内民众而言,无法感受到所谓经济增长,K型经济复苏“虚火旺”。同时,岛内民间消费呈现负增长,前三季度对经济增长贡献负1.48个百分点,所谓经济复苏“外热内冷”。

  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“冰火两重天”。K型上端是金融与房产市场,下端是实体经济。经过疫情冲击后,岛内金融市场频创历史新高,台股从2020年3月的8681点飙升至12月7日的14256点。上市柜股票2020年1-10月平均每日成交值2218亿元新台币,远高于2019年同期的1380亿元新台币,使得证券交易税同比大增59.5%,增幅最大。此外,岛内《经济日报》称,在岛内持续低利率环境下,加上海外资金回流,造成岛内房价、租金持续飙涨,住宅价格指数由2019年第二季度的101.59暴增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105.39,屡创历史新高,而民众低薪状况并未改变,已引发民怨。

  此外,实体经济部分冷热不均。以制造业为例,据台湾地区经济主管部门统计,2020年第三季度台湾制造业产值为3.2万亿元新台币,较2019年同期减少4.56%,为连续7个季度负增长。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,全球需求下滑,再加上国际原物料价格低迷,致使石油及煤制品业、化学原材料业、基本金属业、汽车及其零件业等传统产业表现疲弱,陷入持续衰退困境;仅有电子零组件业、电脑、电子产品及光学制品业、电力设备及配备制造业受惠于5G通讯、物联网、云端服务、在线办公等需求拉动,表现较为出色。另据台湾地区财政主管部门统计,2020年1-10月当局财政收入共计20064亿元新台币,较2019年同期减少5.2%,其中营利事业所得税同比减少27.0%,减幅最大。

  K型复苏的另一种解释,上端是高科技类企业、高收入群体,下端是传统产业及中小企业、中低收入群体。疫情重创岛内传统产业,多数民众对所谓经济增长无感。据台湾地区劳动主管部门统计,受雇于岛内电子零组件业、电脑、电子产品及光学制品业、电力设备及配备制造业的人数约为97万人,而台湾制造业总体就业人数为300万人,受益人员占比仅32%,约七成制造业受雇者的收入受到冲击;服务业从业人员约460万人,仅有从事电信业、资讯服务业、金融及保险业、医疗保健业等约110万人受疫情冲击较小,占比仅24%,近八成服务业从业人员收入受到影响。股市、房市走势和实体经济的背离以及实体经济内部的冷热不均,势必使贫富差距加速扩大,阶级对立更为分明,进一步凸显所谓“四小龙之首”的脆弱性。

  2020年12月18日,第二十三届海峡两岸纺织服装博览会在福建省石狮市举办

  对于2021年台湾经济表现,台湾地区统计部门估算增速为3.83%,人均GDP突破3万美元,同时认为中美结构性争议仍会持续,全球供应链也加速重组,关键零组件从长链变成短链,台湾应持续落实台商回台投资,加强与主要贸易伙伴的合作,重塑在全球供应链及产业链中的地位。此外,2021年经济增速,岛内智库“中研院经济所”预测为4.24%、台经院预测为4.01%;岛内外银行认为2021年台湾经济增长呈现出积极向上趋势,如澳盛银行3.8%、渣打银行3.3%、星展银行4.2%、永丰银行3.7%。

  全球二次新冠肺炎疫情能否有效控制、疫苗供应及接种进展以及各经济体解除封锁措施的时程,关系全球需求能否恢复,直接影响台湾传统产业能否复苏。若疫情继续蔓延,传统产业持续“冷冰冰”,同时美积极货币政策将导致新台币持续走强,台湾传统产业出口“雪上加霜”,复苏将“遥遥无期”。

  中美经贸与科技博弈后续发展。在中美战略博弈大背景不变的前提下,中美的经贸与科技博弈将呈现出更加复杂多元的形态,直接冲击全球供应链与产业链的重组进程,台湾难以置身事外。以台积电为例,其市值约占台股总市值的1/3、台GDP的2/3,一旦未来因中美新一轮博弈受到影响,将直接冲击台股表现及经济预期。

  台湾地区未能参与区域经济合作的“边缘化”风险将逐步显现。虽然RCEP的生效仍需一段时间,但部分业者基于受关税及原产地等因素考量,将放缓回流岛内步伐,加大布局大陆及东南亚地区力度。同时,在RCEP签署背景下,蔡当局试图发展与RCEP成员间的实质关系面临更多障碍。此外,美总统当选人拜登称暂时不会洽签新的贸易协议,直接冲击蔡当局对外经贸政策。

  虚拟经济过热,导致资产价格持续上攀,恐加剧贫富不均,催动金融市场泡沫化。据台湾地区统计部门统计,岛内超额储蓄2020年将首度突破3万亿元新台币,创史上新高。台“国发会副主委”高仙桂称,这么多闲置资金若流入股市、房市将造成极大经济隐患。 高科技产业出口动能下滑风险。当前,高科技产业出口占台湾总出口的60%、GDP约29%,严重依赖半导体与信息通讯产业。但在疫情逐步趋缓背景下,相关需求将逐步回归正常,岛内经济发展动能恐不足。